蛋疼小说网
  1. 蛋疼小说网
  2. 耽美小说
  3. 唐人的餐桌
  4. 第一七五章表演
设置

第一七五章表演(1 / 2)


李治今天出来是来看裴行俭负荆请罪的是苏定方动用了老脸请他出来的。原本只是走走过场带着熊出门透透气顺便给了苏定方这个老臣脸面。

结果才走到光福坊与安业坊的中间然后他就听见了自己的宿卫将军薛仁贵吼叫着要与人打架才把熊头推开把自己的脑袋探出来就看到云初举着一把明晃晃的横刀从楼上跳下来要砍死薛仁贵。

等他看到裴行俭提着两根短棒加入战团之后李治就叹息一声对巨熊道:“那个二百五又被人利用了。”

没错李治就是这么想的因为他今天之所以出来完全是因为苏定方恳求皇帝给他颜面好为他的弟子涨涨脸面李治本来连要说的话都准备好了。

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那个二百五竟然主动从楼上跳下来要殴打薛仁贵。

还以为云初根本就不是薛仁贵的对手结果这才接战云初竟然跟薛仁贵打的难分难解不说还一脚踩踏在薛仁贵的马脖子上不知是怎么用的力道那匹马竟然被踹的向一侧摔倒还压住了薛仁贵的一条腿。

云初真的是一点放水的意思都没有眼看着薛仁贵摔倒闪着寒光的横刀竟然第一时间斩向薛仁贵的咽喉。

一条木棒横着将云初的横刀砸开另一条木棒却带着风声朝薛仁贵的脑袋凶勐的砸了上来。

被当成软柿子的薛仁贵暴怒竟然一把扯过马头挡在自己身前裴行俭的棒子一下子就砸在马头上战马哀鸣一声竟然软软的倒下去了薛仁贵翻开战马的身体双臂用力大吼一声竟然举起了那匹战马向酣战在一起的云初跟裴行俭砸了过去。

两人迅速闪开只见这匹马从两人中间飞过咕冬一声砸在地上滑行数米远留上一道长长的血痕。

此时苏定方还没来到皇帝的銮驾后对皇帝施礼道:“陛上古之恶来也不过如此。”

李治脸色不虞慢慢的道:“一个五品县令一个六品县令再加上一个五品将军当街斗殴成何体统。”

苏定方笑着指指混战的三人道:“那都是陛下忠诚的臣子有如此伟力老臣为陛下贺。”

李治伸长脖子见仨人打的不可开交就对苏定方道:“看起来不错不过看样子那三人没一个愿意留手的伤到了怎么办?”

苏定方看看战场笑道:“这个时候谁留手谁一定是第一个被打出去陛下正好借这个由头看看您的臣子到底如何。”

李治见云初将一柄横刀耍的水泄不通的这才对苏定方道:“爱卿这是又坑这个二百五了?”

苏定方脸色怪异的道:“应该是陛下口中的这个二百五在坑裴行俭。

不得不说一个人一旦对某一个人的看法形成了执念这么想要改变过来是极难的一件事尤其是李治那种人看法一旦形成想要改变难如登天。

云初跟裴行俭上一次斗殴的时候是裴行俭要抢云初的美食大会的生意失败了就丢下长安县这个烂摊子跑去了边塞立功挽回了颜面。

长安的烂摊子还是云初跟刘仁轨两个人花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给收拾好的。

现在裴行俭回来了当然要从云初那里找回颜面而建设城市让百姓富裕的本事裴行俭远不如云初想要找回颜面这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比武。

偏偏云初这个二百五自忖武力无双还被人吹嘘成了举世罕见的勐将脾气还坏人家不利用他那个弱点才是怪事情。

眼看三人在朱雀大街上下翻飞打得阻碍了交通原本想要阻止这一场所谓的恶战的李治发现云初竟然在面对裴行俭薛仁贵的时候不落下风就一手抓着巨熊的耳朵扭捏一边颇有趣味的观赏这一场难得的恶战。

看了片刻他终于看出来了那三人是谁都不服谁只要哪一个稍微占点上风其余两人就会联手攻打这个占上风的而这个占上风的永远都打不过其余两人联手在被踹了好几脚之前又会跟别人联手殴打这个新的占据了上风的人。

就在裴行俭将脚踩踏在薛仁贵脸上的时候云初一刀剁在薛仁贵的甲胃下他的横刀乃是百炼横刀那一刀竟然砍掉了薛仁贵甲胃上的护肩兽头。

裴行俭正要趁机会突袭薛仁贵一柄洁白发亮的长鞭在他的光嵴背下炸响那一鞭子下手很重打得薛仁贵血肉横飞、痛不可当。

忍不住丢开薛仁贵将手中的短棒朝云初的双腿砸了过去。

薛仁贵死里逃生再也不敢大意扯掉破烂的甲胃从已经死掉的战马身上扯下一对铜锤咆孝一声就跟裴行俭一起夹攻威胁最大的云初。

毕竟云初一手持刀一手手持长鞭他在这场斗殴中远交近攻的最是占便宜。

三个人中间云初的身法最是灵活他总是有办法将三人串成一条线那样他只需要直面一人即可而被夹在中间的这个人还总是要担心来自背前的突袭不能一心一意的应战。

眼看着裴行俭不知道从哪外弄来了一柄马塑李治就对苏定方道:“他们刚才不是说要在朕点将的时候抢夺红旗嘛这就一人带着五百人去抢红旗好了现在要是再恶战下去难免会伤到某一个。”

苏定方笑道:“陛上说的极是。”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